永安离殇:错过黄金时代丨股权故事

上海常浩高压管件有限公司怎么样?
admin2019.06.10

  从开年接银保监会第一份罚单,到解锁往昔高层内斗事宜,这家诞生于中国保险市场第一次扩容潮中的保险公司——永安财险,“宫斗大戏”不断。

  作为中国首批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保险公司,永安财险从当时百家竞逐者中脱颖而出,摘得一纸稀缺保险牌照,成为“五个幸运儿”之一,各种艳羡与光环聚焦一身。

  原因,那是中国保险拓荒的时代,亦是世界500强级的保险公司诞生的黄金时代,与之同批次的新华人寿、泰康保险的光芒皆诉说了这一点。

  “好学生”华泰保险也借势发展为集财险、寿险、资产管理、基金公司为一体的保险集团公司,引得诸多资本追逐。

  再看永安财险,成立、整顿、被接管、重组、高层频繁更迭、严重亏损、增资扩股、战略调整、实现盈利……每一个词语的背后都有一个相应的故事。

  从上半身的股东治理结构失衡,到下半身的内部治理结构失调,相当部分的中国保险企业始终走不出股权梦魇。

  1月4日,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银保监会开出的第一份行政处罚函,列出永安财险两大“罪状”:

  其一:弄虚作假,上报数据不线月,永安财险总公司、省公司及所有开展车险业务的地市级分支机构的车损险、车损险附加险、商业三责险和商业三责险附加险相关的“原保险保费收入”、“赔付支出”等14个财务类指标的148个明细科目未按照监管要求据实统计,设定取数规则不当,导致公司向我会报送的明细数据不真实,形成编制虚假报告的事实。

  在已知检查组进场情况下,永安财险决定于2017年12月6日上午9时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拟审议解聘蒋明总裁职务的事宜。但检查组并未得知此消息,按照原流程进行。

  此后,检查组得知此消息后约谈董事会秘书,并建议调整会议时间,但仍未得到回应。

  2017年12月5日下午,检查组约谈董事长陶光强,要求适当延后董事会临时会议。陶光强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接受检查组的合理建议。2017年12月6日上午,确认会和董事会临时会议同时召开,永安财险董事长和总裁均缺席确认会,影响了检查工作的正常进行。

  第二宗罪中,关于“解聘蒋明总裁职务 ”一事,解开了永安财险在2017年底那场“高管矛盾”大戏的内幕。

  2017年12月20日晚间,“永安财险总裁蒋明被解聘VS董事长陶光强被提议罢免”的消息不胫而走。

  同日,永安财险连发四文,宣布将公司直接股票投资风险责任人、无担保债券投资风险责任人、境外投资风险责任人、不动产投资风险责任人均变更为董事长陶光强。

  2017年12月21日,永安财险股东复星集团发布声明,因蒋明年龄原因卸任永安财险总裁一职,已聘任蒋明担任集团副总裁,并继续作为永安董事,力挺。

  借西部大开发之名诞生的永安保险,算得上是国内最早的由地方政府主导的地方法人保险公司之一,成立于1996年,坐落在陕西省省会西安市。

  出生时注册资本金达6.8亿元,股东涵盖了多家陕西国有大型企业。岂料,当时高额的注册资本金,竟是欺骗监管的虚假数字。

  成立一年后,即1997年,时任金融行业的大管家——央行宣布接管永安。原因有二:

  其二,注册资本金严重不达标,股东实际出资不足一亿元,和其6.8亿的出资额度相差甚远。

  1998年,在陕西省政府的主导下,剔除了大部分原始股东,数家陕西省境内的国有企业重组永安保险,注册资本金变为3.1亿元。

  由于这段扑朔迷离的历史包袱,纵然重组开业,但新旧股东间的利益纠葛还是为之日后发展埋下了隐患。2006年居然爆出部分股东向原保监会申请该会立即对永安财险进行行政接管。过半股权存在极大争议及公司出现的重大经营问题,是他们请求保监会对永安予以行政接管的理由。

  由于长期存在股权纠纷、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管理方式粗放等原因,永安保险累计亏损严重,2008年底偿付能力再次严重不足,经营难以为继。谁成想,这家背靠地方国资、实业企业做靠山的保险公司,一度令股东兴趣索然,不愿继续出资。

  截至2008年,永安保险累计亏损额达18亿元。且12年间,更换了4任董事长。如此业绩颇令地方政府“头痛”。

  这一错综复杂的股权纠葛案直到2007年前后方才解决,地方政府再度出手——陕西国资委出面调停,由陕国投收购了相关争议股份,清退部分股东。

  2007年,做过地级市常务副市长的张东武空降永安保险任董事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战略调整,并提出“三步走”发展战略。即通过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提升偿付能力,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保险集团,进而推进整体上市。

  奈何,那是中国财险市场的至暗时刻,行业性亏损令诸多财险公司资不抵债。2008年,永安财险亏损近6亿元,偿付能力问题迫在眉睫。

  2007年,在陕西国资委的挑头下,永安财险完成了第一轮增资扩股,资本金增加到16.63亿元;

  2010年,永安财险完成第二轮增资扩股,注册资本金由16.63亿元增加到26.63亿元。

  三年间,永安财险突破地方政策限制,两度大额增资,永安财险注册资本金从最早的3.1亿元跃升至26.63亿元。其中,民资为一大助力,民营资本股份一度超过五成。复星即在那一阶段进入,与福信集团成为永安财险第三大、第二大股东。

  随后的2008年,在“70号文”护航中,中国财险市场进入可遇不可求的盈利周期。永安财险继2008年巨亏近6亿元后,上演逆转大戏。2009年——2011年,永安连续三年盈利,累计近7个亿。

  择机申请成立寿险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保险经纪公司和保险代理公司,最终以保险集团公司面目于2015年前登陆资本市场,为2016年后五年内进入财险业一流企业打好基础。

  从偏居一隅到“第二集团军综合竞争力领头羊”,已非资本等外力可解决,需要引入更高级别的人才,尤其是高管层面。和大多数地方政府主导保险公司类似,永安财险高管也多来自地方政府及企业,缺少高级别的保险管理、专业人才。

  时任董事长张东武也曾公开表示,永安财险仍然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高素质人才严重缺乏;管理基础薄弱,与日趋规范的管理要求差距较大;发展方式粗放,不能适应市场和行业的快速变化;先进的企业文化尚未形成,核心竞争力不强等。

  2012年,因一家排名靠前的大中型财险公司发生较大人事动荡,永安财险得以引入一批中国市场较少流通的高级别财险职业经理人。

  这一年,大地保险创始职业经理人,蒋明自复星集团副总裁任上空降永安财险,任总裁,负责公司日常经营。永安财险进入“复星时代”。

  蒋明,保险老兵,拥有30多年保险从业经验,历任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总经理、中再办公室主任等职务,此后参与创办大地财险,先后出任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

  “从参加工作到现在,我都一直在国企。坦率地讲,像我这个年龄,我这个经历,在行业里面,我也不是随便会到哪一家公司去的。”

  作为财险市场排名前几位的保险公司掌舵者,这个级别的保险高管流通者并不多。随之而来,还有一批大地保险员工,其中不乏总裁助理类高管。

  还是2012年,永安财险股权发生较大变动:福信集团将19.83%的永安财险股权转让给上海杉业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杉业为复星旗下企业,自此永安财险第二大、第三大股东皆为复星系企业。

  根据永安财险2018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复星系企业持股永安财险股权高达40.68%,距离陕西地方国资股东49.23%的持股比例并不远。

  2012年后的永安财险,着实在陕西国资与复星系的双向加持下,取得了颇为不错的业绩。

  诸多数字中,净利润最能说明问题。自2012年后的6年,永安财险累计实现净利润26.96亿元。尤其是2014年后,连续三年净利润超过6亿元,合计21.23亿元。

  原因,抛开利好的外部客观环境,融洽的股东关系是重要内部因素。时任永安财险主要负责人为政府官员背景,有较强的进取心,长于战略及各方斡旋。

  来自复星的高管团队弥补了永安做强的人才及保险经营短板,加之复星标志性的投资能力,集中体现在险资放行的永安财险投资端。

  2012年——2017年,永安财险投资收益分别为1.69亿元,5.40亿元、8.37亿元、10.05亿元、7.89亿元、8.28亿元。

  第一大险种车险,2012年承保利润368万元,2015年达到3亿元。同期车险保费分别为59亿元和65亿元。车险经营情况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蒋明履新之初的定位,“永安要做效益、服务、管理一流的公司”。

  或许这也解释了,永安财险之保费规模始终未有太大突破的问题。2012年—2017年的永安财险年均保费增速约5%,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6年累计盈利近27亿元的业绩,已经弥补了股东的投资成本,自我造血功能渐成。联想华泰保险集团依靠规模并不大的华泰财险持续盈利能力,实现了寿险、资管、基金公司等集团化布局,永安之集团化乃至上市梦想并不遥远。

  2016年,政府出身的永安财险董事长张东武到龄退休,国企出身的延长油田董事长陶光强继任。

  同年,永安财险保费登上90亿元平台,百亿目标在即;第一大险种,费改推进中的车险承保利润依旧过亿元。

  2017年4月,有媒体报道,陕西国资旗下的某国企收购了永安财险一家小股东股权,使得陕西国资代表的国有股份超过50%。

  据永安财险2017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永安财险国有法人股、社会法人股各持有49.23%、50.77%的股份,而这两大股权体系代表则是陕西国资与复星系。当时已占据40.68%股权的复星系,与陕西国资的持股比例相差不大。

  2017年底,永安财险即发生了“董事长罢免总裁,总裁提名罢免董事长“的闹剧。随后复星发公告:

  永安董事会此前审议通过的解聘总裁蒋明的议案,主要是根据蒋明同志年龄原因而提出。

  蒋明作为保险领域专家和高素质职业经理人,在任职永安公司总裁期间,在陕西省委省政府、国资委、金融办及各股东方支持下,励精图治,凭借专业知识和管理能力带领公司克服诸多困难,走上良性发展之路,并在近年来取得了可喜业绩。

  复星已聘任蒋明同志担任集团副总裁,并继续作为永安董事,在复星的金融保险板块和永安发展上进一步发挥专业作用。

  一片猜测中,2017年永安财险保费、利润双双下降,保费负增长6个百分点,净利润腰斩。

  2018年,永安财险保费规模百亿有望(1—11月保费收入96亿元),增幅20.84%,但净利润下滑严重。2018年前三季度,永安财险净利润0.9亿元,2017年同期为5.4亿元,2016年同期为7.2亿元。

  兜兜转转近23年,永安财险一直未能走出股权“泥淖“。原本有过一段黄金岁月,奈何因股权掣肘错过最好的时代。

  观当前财险市场开拓成本极速攀升,及投资收益下滑的大背景,除了个别拥有特殊保险资源的央企控股险企和地方农险公司外,中小财险公司普遍承保亏损。

  车险费改三期的持续推进,2018年的车险保费增幅已不足5个百分点,不足财险行业保费增幅的一半。车险三期费改一旦全国推行,保费负增长是大概率事件。

admin

链接:腾博会官网

來源:未知

上一篇:创业经历在银川教你+怎么选用非常不错(网站推 下一篇:红军4000万废柴传射变瑰宝 他让忘记球迷库鸟离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