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离殇[上]

上海常浩高压管件有限公司怎么样?
admin2019.07.10

  没有long long ago的开始,没有王子与公主一起幸福的结局,只是江湖的一段传奇。

  落寞的黄昏,寂静的孩子,封魔山谷的晚色,格外美。丨丶灬離落er丨呆呆的站在老兵爷爷身边,同心小径,那个从未去过却期许的地方。多么美的名字,只是硬硬的石墙、石板路,谁也想不到通往永结同心的殿堂。离落满眼忧伤。来到玛法大陆很久很久,还是第一次闯入这个地图,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地图。思绪还在翻飞,凶狠的怪物不给离落迟疑的机会,挤满了狭窄的小路。

  啊,虹魔猪卫!离落见过玛法怪物图志,知道他的过去:他曾经是一个英雄的贴身护卫,一直默默的为自己的主人建立信誉、地位以及权利,直至那名英雄堕入了黑暗的深渊,他依然忠心的跟随着,继续为了自己的主人奉献着一切,诅咒使他成为了面目丑陋的怪物,黑暗力量的侵蚀使他丧失了记忆和人性,黑暗势力的来临,教主的回归,手持巨斧的猪卫成为了玛法大陆的噩梦。

  离落扬起自己的骨玉权杖,闪电阵从天而降。一边躲闪,一边与猪卫搏斗,虽然力不从心,但是离落喜欢这种快乐。周旋间,离落受了伤,血条慢慢减少。这时候,会不会有一个人踩着七彩祥云,轻轻揽起离落的腰身,一刀烈火,猪卫应声倒地。离落笑了一下,自己的英雄情结好傻。

  最后,猪卫还是败在这个美丽的法师手下,倒地的瞬间,离落眼前一亮:求婚戒指!原来,猪卫是携带着这个礼物的啊!离落拾起戒指,一口气跑到姻缘神殿,也不知道今晚,谁会来此,若是一个俊美少年,会不会看到美丽的离落,若是一对恩爱夫妻,就把戒指赠与他们,也算成人之美。

  旁边的七仙女,笑吟吟的张口:“孩子,你如此温婉可人,一定会有的。不过,英雄也是凡体肉胎,也要2人相互扶持的。每天,看着好多夫妻从我这里传送到生存考验场,并肩作战,很残酷,但是很温暖。你要不断强大自己,才能陪你的英雄,笑傲江湖。”

  月老慈爱的看着离落,说:“好了,仙女,别吓她了,她还小。还是个孩子呢。”

  就在这时,神殿外面传来嘈杂的人声,看来又是有人要结婚了。离落想躲开,七仙女拽着她说:“等等看看啊,还没参加过婚礼吧。喜庆都希望人多的热闹。”离落听了仙女姐姐的话,悄悄跑到一个角落,静静的站着。

  离落偷偷抬头看那个男人,剑眉,眼睛深邃有神,英姿勃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昭示着幸福,身上刻着:君殇づ千年。啊,千年!仗剑天涯的行会老大。

  仗剑天涯行走江湖多年,人数不多,皆是精英。老大君殇千年,英勇善战,慷慨大方,为人仗义,更是个领兵的奇才。但是为人低调,不喜名利。盛传若此行会攻沙,势在必得。不知多少个白日,离落站在烽火台下,总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他,虽然都是清一色的模样和战甲。离落好奇,这般男子娶妻该有何等美貌。

  如果说未见到新娘只是好奇,等新娘步入姻缘神殿的那一刻,离落呆了。任何词汇,都无法形容,只能轻轻吟诵《诗经》: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

  新娘是君づ宝,江湖第一女道士。战场上,金戈铁马,巾帼不让须眉;行会里,温柔细腻,照料千年及众兄弟的生活。擅长歌舞韵律。若干年前,玛法的国王设宴邀请众爱将,君宝一曲歌舞,顾盼生辉。国王看了叹道:我自是年岁已高,不然这个奇女子,绝不会流落民间的。此后,人人皆知:君宝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离落感叹,心底掠过一丝小酸楚。然后又傻笑自己,若无君宝,也是红颜空欢喜一场。与千年十岁之差,只这十载光阴,千年怎么会眷顾到我?

  整个神殿上空,不停的燃放着心心相印,盛大繁华,像是一场表演,所有人都尽情投入。离落不笑不闹,不知怎么站到了繁华散尽,众人离场。戏曲终了,却没有看懂开始与结束。

  这时,一个陌生男人过来说话:“离落,老大说把你带回行会,以后不要可怜兮兮的偷看婚礼了! ”

  “我,我没有啊,我哪有啊”离落顿时慌了。原来,她的存在千年是在意到了。

  行会公告,最新书写一条:丨丶灬離落er丨,义妹,封号丨丶灬笑靥如花er丨。以后,大家都称她小妹,不要怠慢,保护好。

  英雄,自是行走于江湖,才称英雄。就像千年,婚后亦不见他与君宝儿女情长,日日厮守。白天,千年带领众兄弟练兵、打装备,君宝带着众女眷为他们的夫君打大药、升武器。入夜,便是无休止的行会争霸。

  离落总是一个人出去玩耍,从不参与行会活动。她喜欢一个人去和各个NPC说心事,喜欢一个人挑战各色怪物,喜欢一个人站在庄园的荷花池,对着鱼儿吹奏一曲清笛一个人久了,终成习惯。

  入会已经有些时日,从不见千年和他说一句话,除了那一行公告,除了行会管理偶尔问缺不缺东西,没有任何千年对她的好。离落不解,却也无处可问。

  短短几句话,离落没有看到千年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自己,看似平静,内心已是风起云涌。

  不知何时,离落漫步到了苍月海边。她调皮的蒙住天虹法师的双眼,粗着嗓子说:“老伯伯,猜猜我是谁!”

  天虹法师大笑几声:“调皮丫头,整个玛法大陆,除了你,还有谁对我如此亲切啊?他们来去匆匆,只为打探海那边的事情。不过,你可是好多天没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啦!”

  “傻孩子,我知道你说的是君殇,已经有精灵悄悄告诉过我了。大家都猜出你喜欢他的。但是孩子,男人的宠,不必公布于众的,何况你不是哗众取宠的人,他身旁也伴有君宝,肩上还负有重任。若有一天,他表露出来了,只会坏事的。”

  以前,自己也喜欢烟花。在包裹内双击,绽放夜空,是绚烂极致;交给镇魔守将,进入屠魔战场,是残酷极致。焰火是灵气的东西,可以打开屠魔入口,可是凡人进入屠魔战场,很容易沾染魔性,所以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弑杀怪物,夺取各种宝物。她很想从容的对所有人说:寂寞烟花中可每次,离落进去没一会,便落荒而逃。

  君宝给大家分了组,所有的烟花地图轮流下。她带着离落先来到了长空火舞,这是最狭窄的一个烟花地图,和祖玛7大厅地形一模一样,只是怪物满屏,好多大BOSS。

  \离落依旧慌张的左躲右闪。只见君宝,轻垫脚尖,腾空起舞,逍遥扇几经翻飞,怪物纷纷倒地。偶尔被怪物困住,一个气功波,多大的BOSS都会踉跄着退后。慢慢离落也放松些,配合着拍打冰咆哮,铺开火墙。

  来来回回,几次烟花。离落毫发无伤,包袱里也捡满了宝物。回到土城,离落打开包袱,细数着每一件东西:大药、书页、合击药、祝福油、酒材料,心里有一点小明媚:千年争战沙场,临行前一样样送给他。然后,这种莫名的感觉又让离落很痛很痛,千年,又不是自己的谁

  想到这里,离落突然悲哀了。可是这种悲哀,无处发泄。离落绕着苍月海狂奔,泪水随着风统统飞到了身后。当离落气喘嘘嘘的停下,发现跑了半个苍月岛,竟然到了骨膜洞。离落记起,在白日门修炼的时候,天尊老人,曾经提到过骨魔洞的5层,禁锢着生存于冥界的霸主:黄泉教主。在牛魔王出现之前,他一直是苍月唯一的霸主。

  若是往常,离落决然不敢进去的,今天离落心里有股怨气:千年,你心里一定自知与我是不相干的,为何还要我入你的会。不如从前那样,让我只是在烽火台偶然的看到你,偶然惦念你。一层层,离落看到了数不清的骷髅,这种怪物,是会入梦的。离落梦见自己深陷日渐黑暗的玛法大陆,被骷髅层层围住,没有一丁点希望。多少次半夜惊醒,泪湿衣衫。

  5 层,是一个残酷的地方,你若不想当逃兵,只有战胜或者战死。战胜,伤痕累累,战死,依靠灵气复活,可每一次复活后,心便结一层茧,越来越厚,直到你没有了爱与恨。

  离落四处转悠,寻找黄泉教主。她知道,最残酷的BOSS必定携带最顶级的装备。离落也知道,自己肯打不过的,最后还是落荒而逃。隐约记得3个小时刷一次呢,不知道会不会好运气。几乎跑遍了整个5层,终于在上面的角落里,发现了面目狰狞的黄泉教主,手握邪恶之法杖,闪闪发光。离落打开保护自己的结界,召唤着天上的雷电,至少也要搏一下!

  似乎,离落的闪电没有任何威力,每次躲闪,都给足了教主回血的机会。但是教主每挥一次法杖,离落的血条就会减少大半,而且,刚才是一时委屈跑出来的,也没有多少红药了。天哪,这次真的是要命丧黄泉了。

  离落虚弱的即将倒下,危急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掠过,左手托住她的腰身,右手挥出烈火剑法,一个野蛮冲撞黄泉教主退后几步。紧随其后的众人蜂拥而上,教主很快倒地。

  离落哽咽着,在他怀里侧过头,泪水滑到他的盔甲上。这是第一次,也许是唯一一次,在他的怀里,温暖、安心。

  自此以后,真的只要离落开口,千年去哪里都会带着她。君宝也笑着说:这样也好,离落太柔弱了,还是需要你们大男人保护她的。

  离落,想起天虹法师的话:男人的宠,不必公布于众的。一旦表露了,会坏事的。

admin

链接:腾博会官网

來源:未知

上一篇:张曦予新歌清新发布《夏末未凉》诉说那年青春 下一篇:二十年前武侠小说女主古兰男主南宫逸求小说名